• <strong id="g60es"></strong>
    歡迎來到南陽建筑工程學校
    公告通知 更多+
    校園文化

    梅溪清清

    梅溪清清
    劉先琴
            (這是南陽老鄉、《光明日報》記者劉先琴發表于1988年11月30日《人民日報》的一篇散文。因為梅溪河畔是我家,所以感同身受。每每讀到它,眼前就仿佛看到兒提時代家門口流著的那條清清梅溪河。溪水清澈見底,魚兒翩躚。溪邊有垂柳,有槐花,有蟬鳴,有青草,有野花……還有晚上躺在河邊涼席上聽鄰居“壞分子”老周伯講拉茲和麗達(印度電影《流浪者》)的愛情故事,姐姐們講手抄小說《于飛三下南京》、《一雙繡花鞋》、《十八張人皮》、《第二次握手》的故事。故事比潺潺的流水聲還動聽……)
            梅溪,我家鄉一條美麗的小溪,帶著垂柳、野花和青草,閃著翡翠色的光芒,一次次從我夢中流過。我忘不了那透明的清水,忘不了清水般的童年……
            小時候,我多淘氣呀!我剛會站,就揮舞胳膊打掉了媽媽的眼鏡;腳剛會走,就搖搖晃晃到大街上追汽車。媽放心不下,把我送進了幼兒園。我真不喜歡那個地方。吃飯時,每人一盤菜,不像在家,滿桌飯菜任我挑;游戲時,每人一件玩具,在家里那些布娃娃呀,貓呀,狗呀都屬于我一個人……
            但是,我還是愿意去。我喜歡梅阿姨。記得第一次進幼兒園,我哭著鬧著,不放媽媽走,媽媽急了,哄我說:“蕓蕓乖,媽到對面店里買個布娃娃來,???”我才不信呢,上次我要去看電影,她就是這樣哄我的,可一覺睡到早上,還沒見媽媽的影子!我哭得更兇了。這時,梅阿姨在一旁說話了: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蕓蕓不愿意,干嗎要送她來呢?”
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阿姨真好,我不哭了,抬頭望著她。她真好看,臉蛋紅紅的,黑眉毛下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,好像眼皮一合,就會流出水來,可她眨了眨眼,流出來的卻是笑。
            媽媽卻是一臉驚疑:“你這當阿姨的真是,孩子不送幼兒園,我怎么去上班?”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蕓蕓,聽見沒有,媽媽要去上班了,下班來接蕓蕓,對不對?瞧,媽媽答應了……”我竟跟著梅阿姨去了。晚上,當媽媽準時來到幼兒園門口時,梅阿姨比我還高興,她咯咯笑著,拉著我的手跑過去。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快說,媽媽好,說話算話,蕓蕓明天還來!”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漸漸愛上了幼兒園。我學會了“粒粒皆辛苦”的歌謠,學會了“找朋友”的舞蹈,我愛和小朋友們一起唱歌做游戲,愛吃那簡單可口的飯菜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最感興趣的是梅阿姨講的那些故事。她盤腿坐在河邊,烏黑的辮梢垂在綠草地上,聲音比潺潺的水聲還動聽: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在海的遠處,水是那么藍,像最美麗的矢車菊花瓣,同時又是那么清,像是最明亮的玻璃……”
            如今,我早已知道這是丹麥作家安徒生的童話,可那時我卻認為一切都是真的。腳下是水晶似的梅溪,周圍是醉人的花香,我仿佛跟梅阿姨一起,見到了那個美麗可愛的大海的女兒,柳絲是她柔軟的長發,彩蝶是她翩翩的舞姿……當梅阿姨講到“太陽出來了,大海上漂著一串雪白的泡沫”時,我清楚地看見,阿姨眼睛里的那兩汪清水終于掉了下來。她一任淚水流著,忘情的說: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朋友們,這就是海的女兒,她雖然不會說話,卻用行動告訴人們,她的心靈像海水一樣純潔透明,像礁石一樣成熟堅定?!?/span>
            按照當時的年齡,我不可能完全領會這個故事的深刻含義,但我是聽懂了的。不久,發生了一件事。
            那時周末的下午,梅阿姨拿了一件新買的玩具到活動室來。她鼓起嘴巴一吹,嗬,一只胖胖的小鹿站了起來,大眼睛,長耳朵,身上開滿了鮮艷的梅花。大家愛不釋手,這個摸摸,那個拍拍,好半天才傳到我手里。我擺弄著,揪著它的小尾巴,一用勁,“噗”的一聲,小塞子蹦了出來,小鹿成了一張“鹿皮”。我愛不釋手。突然一個念頭占據了我的腦子,下課時,我把“鹿皮”揣進衣服,悄悄地溜出大門,一口氣跑上河堤,我從懷里掏出小鹿,使勁把它吹了起來,放在綠茸茸的草地上: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鹿,累了吧,吃點草。從今后咱倆就是好朋友了??旌劝?,小鹿,這是梅溪,你看它多清多亮呀,只有梅阿姨的眼睛才……”我突然停住了。梅溪——眼睛——梅阿姨——心靈……我腦子里的思緒慢慢連貫起來,臉忽地緋紅了。我抱起梅花鹿就往幼兒園跑……
            當我羞怯的把小鹿塞給梅阿姨的時候,梅阿姨一把抱起了我:“好孩子,你是個誠實的好孩子!”
            我更加害羞了——辦錯了事還是好孩子嗎?我偷偷地觀察著梅阿姨,注意她的每個眼神。該唱歌了,我這個班長故意躲在后邊。梅阿姨投來示意的眼光:“蕓蕓,打拍子?!蔽夷遣话驳男牟胖饾u平靜下來。我走到前面指揮的位置上,打起了拍子。手工勞動時,我比平時做得更認真,更快,更好。梅阿姨投來贊許的目光,把我的成果貼在墻上最顯眼處……
            啟動記憶的閘門,我終于發現,在那些日子里,梅溪雖然距我千里萬里,卻總有一雙和它一樣清澈的眼睛珍藏在我心底,我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在那上面留下印跡。
            這就是你,梅溪,我永遠相信,你還是當年的模樣——在更多的孩子們的心里…… 

    返回目錄

    av无码东京热亚洲男人的天堂